查重狗查重狗

查重狗
论文查重网

试析海明威《永别了,武器》中的象征主义手法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永别了,武器》是海明威的一部名著。这部作品节奏明快,流畅自然,朴实无华,精炼简洁。人物对话口语化、性格化,三言两语就使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在这部小说里,海明威通过描写具体的事物表现人物的抽象的、复杂的思想感情,把象征主义手法运用得淋漓尽致。本文试从高山与平原、亮光与黑夜和河流与雨水三个方面分析这一创作手法。

关键词:象征;象征主义;象征主义手法;象征意义

欧内斯特·海明威是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最负成名的作家之一。1929年出的《永别了,武器》使他声誉鹊起,奠定了他在文坛的地位。文学评论家认为,海明威的这部小说体现了象征主义特征。美国当代著名的文学史家与评论家哈里代写的《海明威的双重性:象征主义和讽刺》一文,阐述了海明威作品中几个重要的典型人物具有象征主义特色,作品中表现出的高山平原、冬天和下雨、老人、马林鱼及大海都具有象征意义。

很多评论家赞扬这部小说,称它是海明威在“艺术上的最高成就”,是“主题与创作手法近乎完美的结合”。《永别了,武器》这部小说对帝国主义战争进行了尖锐的揭露,表现了作者的反战态度。西方评论家认为,该书名一语双关,即可作“永别了,武器”解,也可作“永别了,怀抱”解,暗示着战争和恋爱两大主题。该部作品取材于他看书的亲身经历。1918年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那年,他作为一名救护队员走上硝烟弥漫的战场。结果在意大利前线他身负重伤。在住院期间,海明威爱上一位年龄比自己大得多的金发护士,她叫艾格尼斯。恋情持续不到一年即破裂,海明威痛苦不堪。战场上的冒险,情场上的失意,成了他创作这部作品的素材。

《永别了,武器》的主题是战争毁灭了爱情。它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写美国青年亨利在意大利救护队担任上尉期间,结识了英国护士凯瑟琳,彼此相爱。亨利受了重伤,愈后返回前线。在一次慌乱的撤退途中,亨利被意大利军官误认为是德军奸细。亨利被捕后,设法逃跑,找到了凯瑟琳,两人一起逃亡到瑞士。过了一段短暂的幸福生活后,凯瑟琳不幸死于难产。享利孤零零地在雨中返回旅馆,享利的世界里再次只剩下孤独。

海明威曾把他的文学创作比作漂浮在大洋上的冰山,文字直接写出来的部分,仅仅是“露出水面的八分之一”,还有“八分之七”隐藏在水下。因此深沉含蓄、简明清新是海明威创作的一个突出特点。现在文学评论家把他的这种艺术风格称为“冰山风格”、“冰山原理”或“冰山原则”。“冰山风格”主要表现在:

1.电报式文体,即那种简洁、清新、明晰、干净的散文文体。海明威总是避免使用描写手法和堆砌华丽辞藻,而昼采用直截了当的叙述和准确、精炼、鲜明、生动的短小语句。由此其“冰山风格”又被称作“电报式风格”。

2.含蓄、凝练的意境。海明威既然倡导以八分之一部分来表现八分之七部分,即“以少胜多”,努力要追求一种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趣外之旨。而为了获得这种艺术效果,作家又主要依赖了象征、简洁和零式结局的手法。海明威相当广泛地使用象征手法,表现在其作品中,无论是情节、主题、意象以至通篇诸方面,均富有突出的象征性。如《永别了,武器》中的“武器”一词又可作“怀抱”解,暗示战争与爱情的双重主题。运用简洁手法来安排人物对话,作者退避一旁,完全同人物自己说话,以此让读者去体味厂家的潜台词,去捕捉人物稳秘的情感活动,以补充和再现作家故意省略的八分之七部分。如《永别了,武器》的结尾。海明威小说的结尾,一反传统的大团圆模式—不是那种精心安排的有头有尾的收场,而是戛然而止,给人中途刹车、故事似乎并没有讲完的感觉。

《永别了,武器》中的文字节奏鲜明,流畅自然,朴实无华,精炼准确。人物对话口语化、性格化,三言两语就使人物跃然纸上。特别值得注意的事,在表现手法上,海明威善于通过描写具体的事物表现抽象的、复杂的思想感情,这种手法就是象征手法。在这部小说里,海明威将这种手法,运用得非常巧妙、非常成功,令人叫绝。反复咀嚼,回味无穷,深感作者真是独具匠心。本文试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这一创作手法。

1 高山与平原

在海明威的笔下,“高山”象征着“纯洁与美好”,“平原低地”象征着“肮脏与龌龊”。 《永别了,武器》是以意大利前线作为典型环境来描写的。在《永别了,武器》一开始,一群军官精神空虚,靠每天到妓院饮酒作乐打发日子,他们随心所欲地讥笑神父,以此取乐。下雪了,由于无仗可打,亨利提出想去度假。有位中尉介绍他去自己的家乡阿马斐度假。其余的军官纷纷热心地推荐各种好玩的地方,如米兰、罗马、佛罗伦萨等“文化及文明的中心地”,因为这些地方有年轻而又漂亮的女人可供玩乐。而神父则劝他去自己的家乡阿布卢齐,那里有一片高原,天朗气清,路硬如铁,雪上有野兔走过的痕迹,可以好好打猎。他的父亲是位好猎手,既可照料亨利的生活,又可以陪他去打猎。在这里有两种地方、两种生活方式供亨利选择。亨利最终选择了前者。他在度假期间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醒来时不知道谁在睡觉”。有时甚至故意跟争论价格不公。回来后,他又常常后悔不该去这种地方。在这里,神父的家乡代表着干净、纯洁的北国高原;军官们的家乡则代表着浊水的平原低地。高原地带的人们过着一种自律、有尊严的生活;而在平原低地则是另一种生活方式:醉在梦死,毫无尊严。亨利表面上放浪形骸,内心却非常痛苦。他厌恶战争,却又找不到生活的出路,没有精神归宿,常借着酒色来麻醉自己。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万方查重职称版 万方查重大学生版 维普查重编辑部版 维普查重大学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