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狗查重狗

查重狗
论文查重网

基于学习任务群,建构有效识字教学课堂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要]《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提出以“学习任务群”为课程内容的组织和呈现形式[1]。学习任务群在教学实施过程中有哪些要点?如何发挥学习任务群在语文课程中的价值?笔者尝试以一年级下册第五单元的识字教学设计为例,以学习任务群为载体,从任务驱动、情境创设、搭建支架、拓展延伸、科学评价五个方面切入,建构基于学习任务群的有效的识字教学。

[关键词]学习任务群;任务驱动;情境创设;搭建支架;拓展延伸;科学评价

“语言文字积累与梳理”任务群作为基础型学习任务群,旨在引导学生在语文实践活动中,积累语言材料和语言经验,形成良好语感,通过观察、分析、整理,发现汉字的构字组词特点,掌握语言文字运用规范,感受汉字的文化内涵,奠定语文基础[2]。统编教材低年段识字单元将汉字的构字思维和儿童的认知规律紧密结合,识字单元的编排集中体现了引导儿童关注汉字构形、构意的规律,从而培养儿童独立识字的能力的特点。识字单元的编排样式与新课标的“语言文字积累与梳理任务群”的理念不谋而合。

笔者尝试以一年级下册第五单元教学设计为例,以学习任务群为载体,从任务驱动、情境创设、搭建支架、拓展延伸、多维评价五个方面切入,,解构传统识字教学,建构有效的识字教学课堂

一、纵横定位,设置任务驱动

统编教材低年段识字单元编排情况如图1所示,对比每个识字单元的识字要素,不难发现,识字单元编排的识字要素呈现螺旋上升式推进。

相比一年级上册“了解汉字偏旁表义的构字规律”训练要素,一年级下册第五单元识字训练要素聚焦在“运用形声字的构字规律自主识字”上,体现了能力训练的层次性。基于对统编教材识字训练要素的整体把握,在进行一年级下册第五单元任务群设计的时候,将以“运用形声字的构字规律进行自主识字”作为本单元学习任务群设计的总目标。

利用任务驱动学习,将本单元大情境设置为“遨游汉字王国,揭秘形声字”,以“遨游”的生活情境驱动学生在《动物儿歌》《古对今》《操场上》《人之初》等不同语言风格、不同内容主题的课文中识字,带着“揭秘形声字规律”的任务进行识字,体现了学生的主体性。同时,凝练表达的任务驱动,可以打破低年段识字任务繁重、教学方法机械随意、教学成效低迷的普遍困境。

二、连贯递进,创设实践情境

学习任务群具有情境性、实践性、综合性特征[3]:整个识字单元的学习以学习任务群为载体,学生在真实连贯的学习情境中进行语文实践活动。真实连贯的学习情境对激发学生识字兴趣、推进合作探究活动、提高自主识字能力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本识字单元的四篇课文:《动物儿歌》《古对今》《操场上》《人之初》在内容上没有聚焦的主题,所以单元情境设计就从识字训练要素上着眼,设置为“遨游汉字王国,揭秘形声字”,赋予学习情境趣味性与挑战性。

在“遨游汉字王国,揭秘形声字”的大单元情境中,任务一和任务二都是学习形声字高度集中的儿歌,在扎堆呈现的形声字中进行归类识字,从而探究、理解形声字音、形、义之间的联系。任务三则是在《古对今》《人之初》两篇韵文中识字,运用形声字特点进行自主识字,在实践运用中促使形声字内在规律的深化。任务四是在完成前三个任务的基础上,推进单元识字要素的梳理与归纳,学生进行合作探究,制作“汉字名片”,通过小组合作汇报展示。在任务四中,运用多种形式的综合评价手段,推进语文实践活动的延伸。

四个任务组成了“揭秘形声字”的学习任务群,学生的学习过程从“探究、理解”走向“运用、深化”,层次递进,符合认知规律。在“遨游虫世界”“快乐课间操”“爱唱学堂歌”等儿童化、生活化的学习情境中,学生在学习活动中进行语文实践,识字训练要素得到了运用和深化,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得以落实。

三、推动实践,搭建学习支架

一年级下册第五单元在低年段识字单元编排序列中处于承上启下的位置,学生对于“形声字”处于初步了解的基本学情。因为表征事物的规律性对一年级学生而言有相当的难度,所以本单元学习任务的推进,教师必须提供学习支架,以助学生有的放矢——带着实践任务、实践工具在语文情境中进行学习活动。

以《动物儿歌》教学为例,儿歌中“蜻、蜓、蝴、蝶、蚯、蚓、蚂、蚁、蝌、蚪、蜘、蛛”共12个虫子旁的字,数量较多,这些字都属于形符相同的形声字,所以本课宜采取形声字归类识字的方法。根据形声字“形旁表义”“声旁表音”的规律,递给学生“眼观其形知其意”“耳闻其声知其音”“心猜口拟悟规律”的登山杖,让学生在揭秘汉字规律的道路上有清晰的方向。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万方查重职称版 万方查重大学生版 维普查重编辑部版 维普查重大学生版